Facebook Pixel

一種古早味,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

2017-04-14
一種古早味,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

一種古早味

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

好的蘿蔔乾,需要透過日曬製程,這跟透過機器加熱後,產生的味道,就是不一樣。
豆油伯相信,只要是日曬白米、麵條或日曬蘿蔔乾,吸收太陽的能量,就是比較厲害。因為時間與陽光,會進行化學變化,讓每批產品,都有其驚喜,無法速成,且限量,不是豆油伯想要多少,就能有多少,一切端看老天的恩寵。

蘿蔔大多是農夫們利用農閒時種下去的,加上過去這一年天災狀況不少,收成的蘿蔔沒有太多,無法大量加工。一大根的蘿蔔,往往曬乾後,只剩下小小的一根像人參一樣(新鮮蘿蔔10斤只能做1斤蘿蔔乾,100斤只能做10斤蘿蔔乾),因此鄉下朋友,曬乾後的蘿蔔乾,大多只會跟親友分享或自用。但豆油伯,就是想給喜歡豆油伯的朋友,這純樸的農家私房菜,讓懂貨的朋友,吃到日曬蘿蔔乾的天然滋味。

一種古早味,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一種古早味,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

▲豆油伯在時節到的時候,會跟農夫朋友們,收蘿蔔。

傳統製作蘿蔔乾 就是工多耗時

豆油伯嚴選,來自美濃,秋冬限定的白玉蘿蔔,體型細長。跟農夫朋友們,拿到蘿蔔後,豆油伯大夥會把蘿蔔表皮弄乾淨後,然後去皮切條,粗鹽醃製,然後重物壓置,讓蘿蔔出水,隔天,放置太陽下曝曬,至傍晚再加鹽醃製一天,再進行曬乾或風乾,這樣曬乾蘿蔔的功夫,一點都偷懶不得。

一種古早味,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

豆油伯的蘿蔔乾,在屏東竹田,接受南部陽光強烈日曬,醃製時間越長,蘿蔔乾的價值則越高,產季過後的醃漬蘿蔔乾,隨著醃漬的年資而年年增值,蘿蔔的體積在日曬與鹽漬下,將蘿蔔的營養鎖在其中,最後的體積大概會變得非常迷你。現在如此「厚工」的工夫已經漸漸失傳了。

豆油伯入手的這小蘿蔔,其實,不用削皮,即可食用,口感清甜細嫩。在農忙時節,豆油伯也常常會弄一些清燉蘿蔔排骨湯、醃漬蘿蔔、菜頭粿等各項料理,來讓附近的朋友來吃吃看。

而蘿蔔乾,又叫菜脯,是豆油伯認定的客家料理中,最具代表性食材之一,常常在菜包、粽子、水粄配料或菜脯蛋,都可見到它的蹤跡。拿來炒飯、拌點蔥花、加一點豆油伯的甘田醬油(因為薄鹽),肯定會讓家人,吃下一碗又一碗,這是豆油伯想像中,家裡的幸福時光。

一種古早味,帶著幸福回憶的日曬蘿蔔乾

豆油伯曾有印象,過去的新聞,曾說出蘿蔔乾被驗出甲醛及防腐劑等不好的添加物。豆油伯其實滿好奇,蘿蔔乾為什麼要加防腐劑?後來朋友才說,部分廠商,為了增加產量,要縮短工時,等不及曬乾蘿蔔,就想放到市場去賣,當然降低生產成本,又沒把蘿蔔乾真正曬乾,就容易變質,因此得使用食物添加劑。

乾扁的蘿蔔乾,是客家人為了保持食物的新鮮,延長食材的鮮度,每家每戶幾乎都會自己動手做。因為過去交通不發達,冰箱未普及,這樣的醃漬食物,常常成為招待客人餐食的食材。好的蘿蔔乾,粗鹽、日曬,不需要加調味劑,豆油伯相信,無謂的食品添加劑,會對身體造成傷害,做吃的,是一個靠良心的事業。而無添加,這是豆油伯團隊的理念。

豆油伯堅持尋找臺灣的好食與好物,蘿蔔乾從採收、醃漬、封缸都不假他人之手,豆油伯的大家都參與其中,醃蘿蔔沒有快速醃漬法,豆油伯用時間,讓有陳年的老味道,平凡的蘿蔔乾,滿載著客家人勤儉的精神,是將多年來對大地的感謝,化成珍藏的美味。

傳送門:豆油伯的蘿蔔乾

處理中